当前位置: 主页 > 电脑维修 > 盖军衔同志先进事迹系列报告稿

盖军衔同志先进事迹系列报告稿

发布时间:2015-02-03 16:54点击:

  盖军衔同志先进事迹报告稿之一

  中华技能大师的风采

  厦门海翼集团人力资源总监 刘喜才

  各位领导、同志们:大家好!

  厦门厦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是海翼集团下属企业。盖军衔同志生前是厦工培训中心总监,在技术岗位上默默干了38年,从一个普通钳工成长为中华技能大师。他1975年进入厦工,从学徒工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地奋力拼博,荣获“中华技能大”;他只有小学文化,通过业余学习获得大学文凭,成为高级技师、高级工程师,是工程机械行业技术带头人,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他三次到南极担任机械师,挑战生命极限,为人类考察南极做出突出贡献。他的加入,标志着中国南极内陆冰盖考察机械保障进入专业化、规范化时代。盖军衔长期超负荷工作,积劳成疾,因病医治无效,于2013年4月不幸去世,年仅58岁。

  盖军衔在工程机械技术领域倾注了毕生的心血,积极推动技术革新。厦工是一个工程机械制造企业,拳头产品是装载机。盖军衔以深厚的技术功底,经常为机械设计和技术改进出谋献策。有一次,公司推出一款新型装载机,准备批量生产。盖军衔仔细研究图纸,对电设计产生质疑,认为有优化空间。由于赶着生产,领导劝他别较真,可盖军衔就是不肯签字。领导拗不过,同意让他试试,结果证明,盖军衔提出的改进方案,既提高性能,又节约成本,每年可节省200多万元。多年来,盖军衔为企业解决了无数技术难题和设备故障,创造的价值不可估量。

  盖军衔以精湛专业技能和深厚理论素养,在中国工程机械维修界树立了标杆。厦工设备制造经过几十年发展,在装配和维修上积累了丰富经验,但系统性地总结和提炼不够。盖军衔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萌生了写书的念头,并积极筹划。那段时间,他整天泡在资料室里,经常与技术人员探讨,对实践中的理论问题进行思考,在几乎没有参考材料的情况下,先后编写了《装载机的操作和保养》、《装载机部件的工作原理及维修》等书,为技术培训和设备维修提供了教材,为厦工建立装配工艺标准和设备维修规范立下汗马功劳。也正因为这样,盖军衔在工程机械行业小有名气,得到专家的认可。2010年,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协会找到厦工,希望承办全国首届工程机械修理工职业技能大赛,由盖军衔担任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兼裁判长。盖军衔欣然同意,他说:“这是高手技能大比拼,是一次互相、交流技艺的难得机会。” 竞赛期间,他召集技术人员观摩,抽出时间对选手的精彩表现进行点评,把竞赛现场作为提高技能的课堂。不久之后,盖军衔又被邀请参与土方机械修理工国家职业标准制定,确立了行业技术权威的地位。

  盖军衔以创新思维和敬业,大大提高了厦工品牌的影响力。上世纪90年代,318国道动工建设,这是四川通往的交通要道。为了加快进度,交通部队成批购买厦工装载机。由于公穿梭于崇山峻岭,地势险要,大型运输车辆根本无法通行,机械设备难以到达作业点。工地催得紧,物流公司束手无策。有人提议:“让盖军衔来,他可能有办法。”盖军衔大胆提出:“将整机分解,用小型汽车运送,再组装”。装载机拆装运输很复杂,重新装配地点条件差,稍有不慎,就会变成一堆废铁,之前没有尝试过。盖军衔主动担任总指挥,带着两个年轻人制定方案,对分解、运输、装配各个环节严格把控,终于将装载机送到连队,顺利组装,投入使用。部队十分满意,继续签订购买合同,在工程项目中全部采用厦工产品。

  1992年,中国南极长城站需要一批装载机。通过筛选,看中了厦工的产品。装载机在南极服役久了,机器老化。考察队请求厦工派一名技术人员,担任长城站建设的机械师。考察队要求,选派的队员不仅要技术强、身体棒,还要好相处、敢担当,领导选中了盖军衔。他首次到南极,吃苦耐劳,主动了所有机械设备操作、维修和保养的重任,分内分外的活都抢着干,深得队友尊敬。从此,盖军衔与南极结下了不解之缘,国家极地办又两次邀请他参加冰盖队,担任机械师。盖军衔在这两次考察中,克服重重困难,冒着生命,提供机械动力保障,使考察队成功登上南极冰盖最高点冰穹A。他是人类最早进入南极最高点的13位考察队员之一,是中国第一位进入南极冰盖的产业工人。在南极,连老外都知道,长城站有位很“牛”的中国技师盖军衔。考察队把厦工装载机带到了南极,盖军衔则把厦工产品与中国工人的良好形象展示给世界,将厦工品牌影响推向一个新高度。近年来,厦工连续多年入选中国500个最具价值品牌,位居工程机械行业之首,盖军衔功不可没。

  盖军衔淡泊名利,始终在一线,甘当机械技术播种机。他豪爽大度,为人豁达,无论取得多少荣誉,仍把自己当成普通技术工人,多次谢绝公司安排的领导岗位,他说:“培养技术比当领导更重要”。 因此,扎根在基层,潜心培育人才。他把培训工作做得有声有色:自编教材、制作3D动画、现场演示,生动形象的经常引来满堂喝彩。2000年以来,盖军衔培训的技术工人超过3000名,培养出高级技师23人,受益者不计其数。

  盖军衔从不讲究物质享受,从不收人好处,始终保持清正气节。陕西一个客户装载机出现故障,维修人员跑了好几次没,就向过的盖军衔求助,盖军衔手到病除。经销商执意送两盒名贵特产,盖军衔不收。无奈,经销商悄悄将东西塞到行李箱里。盖军衔回家发现后,将东西快递了回去。

  2012年12月28日,盖军衔检查出患有胰腺癌,到了晚期。住院后,他打来电话:“很抱歉,我没法再负责3D教学软件项目,正在编写的教材我尽量赶。”一次我到医院探望,他一边挂着点滴,一边扶着笔记本电脑整理材料。我说:“别再操心了,好好休息吧。”他强打,笑着说:“趁还有力气,多做一些吧。”

  盖军衔走了,带着遗憾走。他遗憾的并不是生命的短暂,而是离开了他挚爱的事业。

  谢谢大家!

  盖军衔同志先进事迹报告稿之二

  绽放在南极的水仙花

  中国南极考察队队友王海青

  各位领导、同志们:大家好!

  我曾经两次参加国家极地科考队,分别赴南极和北极考察。在南极期间,与盖军衔结下了兄弟般的友谊.

  去年4月25号上午8点,我收到老盖手机发来的一条短信:“朋友们,当你接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感谢大家多年来的关心、支持和帮助,这是盖军衔给大家最后的祝福。”我了解老盖的病情,但是,接到这条短信,还是心如刀绞,悲痛欲绝。记忆里,他的音容笑貌是那么的和蔼可亲,他那高大伟岸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南极是地球上唯一没有领土归属的,中国南极考察是子孙的国家行为。从1984年我国派出第一支南极考察队,到2005年登顶冰盖最高点,历时21年。这期间,老盖三次奔赴南极担任机械师,亲历了进入南极“人类不可接近区域”的艰险,了中国探索南极冰盖最高点的辉煌。

  1995年,老盖第一次参加国家南极考察队,担任长城站建设工程机械师。当时,我国计划在长城站建一栋两层科研楼。老盖刚到长城站,队长就问他:“听说你们南方人都有午睡的习惯?”老盖说:“是,中午不午睡,下午没。”队长说:“南极没有中午,也不会有太多的休息时间,你要慢慢适应!”老盖诙谐地说:“行,改在太阳下山后午睡。”太阳一直悬挂在南极天空,老盖充分利用极昼现象,在灿烂阳光下四处奔忙。两个多月,不要说午睡,连休息都没有安稳过。他开车建房,维修车辆,站点,不知疲倦地工作。队员宿舍都配一把椅子,老盖看到餐厅椅子不够,就把椅子拿来说:“我进屋就睡觉,出门就上车,用不着椅子”。

  有一幢旧房子要拆掉,但在冰天雪地的南极,拆房难度很大。老盖开车扒掉屋顶,一点一点推倒房子,专业程度不亚于装载机司机。按照南极的要求,所有垃圾必须集中堆放,进行无害化处理。而当时长城站垃圾山比房子还高,清除冻结在冰雪中的垃圾,是件苦差事,尤其是那些废钢筋水泥,冻在冰层里,有时拉出一块,要先撬开一、两米的厚冰,几个小时。一座垃圾山,一幢房子的建筑废渣,几乎都是老盖一个人清理运走的,工作量之以想象。离开南极的时候,他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就是:技术好,能干活,好合作。

  我国组建南极冰盖考察队时,国家极地办指名盖军衔担任冰盖队机械师。老盖又两次奔赴南极,成为人类考察南极冰盖的极地英雄之一。

  覆盖在南极的冰层被称为冰盖,冰盖最高点冰穹A,被称为“不可接近之极”,人类从来没有从冰面进入过,在冰穹A建立考察站意义重大。

  1997年,老盖第二次参加南极考察,出征冰穹A,成为我国最早进入南极内陆冰盖的两位机械师之一。机械安全是冰盖队的生命线,机械师所承受的挑战和压力,都处于一个人的生理和心理极限。冰盖队到达南极,马上开始冰面卸货。当时,中山站外海冰层两米多厚,从考察船到中山站30多公里长的海冰上,有四道横向潮汐缝,载重车辆通过时有可能造成冰面断裂,陷入大海,极其,而第一部车首当其冲。老盖说:“我是机械师,开车是本行,我来开头车”,冰盖队虽然在潮汐缝上铺设了木板和钢管,但老盖的车接近第一条潮汐缝时,还是出现冰面下沉,他沉着冷静,凭借稳定的心理素质和老练的控车技术,加大油门冲过潮汐缝,下车一看,冰缝被压出一个大坑,大家手里都捏了一把汗。从此,不管多么艰险,老盖成为开头车的当然选择。

  冰盖队从中山站出发,刚刚行进了110公里,就遇到一个强大气旋,下降风携带着冰渣整整了三天,天昏地暗,什么都看不见。更糟的是,风暴过后,三辆雪地车全都发动不了。老盖检查了所有液压系统的油,都正常,找不到故障原因。他只好钻进雪地车下,仰卧在冰面上一步步检测。戴着厚手套拿不住螺丝,老盖就取下手套作业,零下30度低温的野外,拆下的螺丝必须在三秒之内拧好,否则手就冻麻了,使不上劲。经过一个多小时,才查出发动机滤清器结冰了,他用开水融化,使雪地车得以继续前进。要知道,在酷寒的冰盖上,坡陡滑,冰坡、冰缝、冰洞不可预见,车辆难于操控,再加上高原空气稀薄,动力不足,车队每前进一步,都异常而,老盖摸索总结了一套冰盖行车、保养、维修的经验,保障车队从中山站向冰穹A行进了464公里,创造了世界纪录。老盖的独门绝技,奠定了他在南极冰盖考察机械保障上的地位。

  2004年底,老盖第三次参加南极考察。这次考察计划一举登顶冰穹A最高点,行程1300公里。中国冰盖队出发后,一上举步维艰。到达距离冰穹A 顶点只有120公里时,车队宿营,发电机突然停机,车内气温骤降,车外零下40多度,失去供暖,后果不堪设想。老盖赶紧起来,套上羽绒服,到发电机车检查故障,发电机没有任何机械问题,爬到车顶一看,出风口被大风吹倒了,他迎着狂风,在车顶维修,确定机器没有问题,才躺下休息,可这一,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当大家准备登顶时,老盖因劳累过度,突然发生高原反应:头晕、胸闷,血压低,呼吸困难。如果不进行及时治疗,可能产生并发症,甚至休克,导致生命。

  中国南极考察:一旦队员出现伤病,考察队必须马上折返,或者把病人送去治疗,才能继续前进。登上冰盖最高点冰穹A,是老盖梦寐以求的心愿,走过1100公里的冰盖之,距离“人类不可接近区域”只有两天行程,却要撤离,实在心有不甘。为了不拖冰盖队的后腿,他含泪请求队友,代把厦工厂旗插上冰穹A。冰盖队联系美国南极考察站,用飞机把老盖送走。他在离开冰盖前,用铱星手机给我打过一个电话:“我病了,要撤下去,这回去怎么交代呀。”说完,放声大哭,我心里也不是滋味,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就说:“你已经保障冰盖队进入冰穹A,登顶有你的功劳,祖国和人民会感谢你的。”1月18日,冰盖队找到了冰穹A顶点。老盖辗转南极点和回到了,在做嘉宾,介绍冰盖考察的过程。

  南极考察,危机四伏,枯燥无味。老盖生性乐观,为人随和,总是能和队友找到生活乐趣。空闲时,他会招呼大家喝茶,在房间里开起了老盖茶馆。车队前行时,他会放开喉咙唱起《爱拼才会赢》,常常引来队友们,一高歌挺进。他从厦门带了几个水仙花头,休整时,拿起来精雕细刻,用温水泡着,放在驾驶室里保温,细心,水仙花终于在冰盖上凌寒。这些水仙,也许是南极冰盖千万年来唯一盛开的花朵,它给冰天雪地带来希望的春色。

  老盖就像那怒放的水仙花,以的心灵,高雅的情趣,笑对 ,奉献一片。

  谢谢大家!

  盖军衔同志先进事迹报告稿之三

  能者为师

  盖军衔徒弟代表 郑龙枝

  各位领导、同志们:大家好!

  我在厦工工作20年,有幸拜盖军衔为师,是他的教育和培养,使我从一个普通修理工成长为高级技师,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在厦工的平台上找到实现人生价值的。

  我技校毕业进入厦工总装车间工作,那时师傅刚调到车间当技术副主任。听同事说,这个人技术很精,很好,我萌生了拜他为师的念头,有意无意地在他身边转悠。有一次,师傅在维修机械时,顺手将一块垫块递给我说:“帮我将正面锉削一毫米。”第一次接受师傅的任务,我很想表现一番,找来锉刀和卡尺,在台虎钳上锉削起来。越想做好,越是忙乱,半个小时过去了,锉出来的东西凹凸不平,实在拿不出手。师傅走过来:“让你锉个面,磨磨蹭蹭怎么回事?”再仔细一看:“锉得像狗啃一样。你来厂里一年多了吧,锉刀都拿不好。你没学过锉削?”我说:“学是学了,就是手不听,要不我拜你为师”。他笑了笑说:“学艺就像盖楼,基础不牢,怎么成高楼大厦。就你这水平,还想当我徒弟?先把活干清楚了再说”。

  我平时对电气感兴趣,懂些电知识。有一次,试制一台装载机,调试都很顺利。第二天举行下线仪式前,启动车辆,只听见动力机声音,车就是动不了。这台设备采用进口变速箱,厂家技术人员都在现场紧张排查。我仔细检查插线端口,看出这需要插接两个传感器,而在端口只看见一个。我告诉他们问题出在这里,接上另一个传感器,车辆顺利下线。当鞭炮如期响起时,师傅一把搂过我的肩膀说:“小子,行啊,原来对电气还有两下子,你这徒弟我收了。”他对我说:“如今机电液一体化趋势明显,你有学电气的潜质,要给我钻进去,将来会派上大用场”。师傅在新技术浪潮到来前,敏锐地感觉到机械修理工的危机。这以后,师傅奔走呼吁,极力推动 “装配维修钳工”和“产品电工”整合,在国内催生了“工程机械修理工”工种。

  进入师门之后,师傅突击对我训练钳工技能,陪我每天在锉削磨钻中滚打,使我尽快掌握了钳工要领。有一年夏天,他带我到郊区调试一台新型装载机,运行时,动力明显不足,常规检查没什么问题。为了尽快查找“病因”,师傅二话没说,一会儿顶着烈日爬上2米多高的机架,一会儿躺在发烫的地面上,前前后后检查一个多小时,才发现是供油管高温变形,影响油量供给。看着满身汗水的师傅,我突然明白,精湛的技能,就是用辛勤的汗水浇灌而成。

  师傅的技术就是在艰苦中磨练出来的。他进厂时只有小学文化,师公语重心长地说:“军衔,师兄弟中你学历最低,要努力啊!”师傅回答:“你放心,我不会给你的!”从此师傅一头钻进车间,与锉刀、锯子、铁锤为伴。只要他想学想做的,决不放弃。24岁那年,国家一机部推广一种新型群钻。这种群钻定心好、功效高、加工难度大,很多人都不敢涉足尝试。师傅却一头钻了进去,经过反复琢磨,终于取得成功,使他一举成名。

  过去有一种说法,徒弟,饿死师傅。师傅却认为,传人技艺,自己就得多学习多思考,功夫会越练越好。所以,他教我们,从来不藏着掖着,把压箱底的本事都搬出来。有一次,我对一台机器电液控制原理不太清楚,师傅拿来英文版原理图,我一看更蒙了。师傅说:“原理图是世界通用的,只要懂得标识,不管用哪种文字,都可以看懂。”在师傅下,我还真学会了这种“世界语言”。师傅认为:故障分析关键是用心体察,融会贯通。一次他爬上驾驶室说:“我打开电锁,你听听声音。”我竖起耳朵听,却感觉不出异样。师傅说:“注意电脑板和变速阀部位,下意识屏蔽周围的声音”。再仔细听一听,确实有点杂音。师傅说:“这表明变速阀有异常。大家说我听声音查故障很神奇,其实不同故障发出的杂音都有细微差别,多听多练是能感觉出来的”。后来,我在实践中不断摸索,也掌握了这门绝活。

  师傅办事认真严谨,从不放过一个细节,也绝不允许徒弟打马虎眼。有一天,我对一批装载机作入库前调试,发现有一台机器的前轮螺栓滑牙了,开在一边等待处理。调试结束后,发现这台机器已经入库。我边走边埋怨:“怎么开走也不通知一声?”工具准备走人,恰好被师傅撞见。他铁青着脸说:“想走?那台机器怎么办?”我说:“只是螺栓滑牙了,没什么事,满仓库都是机器,也认不出是哪辆啊”。师傅吼着:“就是找到天亮也得给我找出来”。他带着我们一台台查下去,整整花了四个小时。

  在师傅看来,机械产品更新换代快,学习永远是技术人员的必修课。他活到老学到老,学什么精什么。他爱学习,知识面宽,机械、液压、电气无所不通,但还不满足,只要谁有专长,就带着问题去请教,哪怕是自己的徒弟。经过几年的钻研,我在电气上有一定,他说要拜我为师,弄得我哭笑不得。有一次,一台机器保险丝烧断,换过就好,隔几天,又烧掉了。师傅仔细研究,搞不明白,就来问我。我检查了电,发现是电磁干扰引起的。师傅问:“有办决吗?”我说:“加个二极管屏蔽可能就好了。”他非要刨根问底:“那电磁干扰在什么情况下会出现?为什么要等几天才烧保险丝?”我解释这个问题,他又顺着问题往下追究,搞得我都招架不住。不耻下问,教学相长,这就是为人师者的风范。

  师傅思开阔,运用技术得心应手。我曾经和师傅到一个工地,刚好一台进口装载机趴窝了,老板要我们去看看。我作了细致检查,判断电脑板坏了。师傅满意地点点头:“不错!是电脑板烧了!”换个新的,要等好几天。老板急了:“工期紧啊,能不能帮帮忙?”师傅考虑了一会儿,对我说:“出道题给你,当成是你出师的考试! 就是它,让他尽快动起来!”看师傅气定神闲,我知道一定能够解决。心想,变速阀通过逻辑电控制,这是可以替代的。我对照逻辑图画了起来,一个继电器电板很快拼装而成,但机器还是没动静。师傅仔细看着:“这两条线好像不能这样控制。”调整后,果然让装载机动了起来。事后,师傅说,一个好的修理工,光靠吃苦耐劳是不够的,学会动脑筋,总能找到办法。这句话让我受用无穷。从此,在攻坚克难的道上,我会多用一点心,多想一些招,把事情做到最好。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师傅走了,每当经过他的大师工作室,我就会回忆起那亲密无间的岁月,就会想起那真诚耐心的,仿佛我们还在一起。师傅播撒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枝繁叶茂,他的生命之树常青。

  谢谢大家!

  盖军衔同志先进事迹报告稿之四

  海外存知己

  厦工国际营销代表 林南

  各位领导、同志们:大家好!

  盖军衔2000年开始从事市场服务和培训工作,先后担任技术服务总监、培训总监,为用户传授技术、排除故障,我们都习惯叫他盖工。

  盖工的名字在海外客户中如雷贯耳,久负盛名,不仅是他出神入化的绝活,还在于他的职业素养、爽朗个性和胸怀。大家喜欢他,愿意和他交往,他每到一个地方,都和客户打成一片,称兄道弟,朋友遍天下。他只到俄罗斯两次,就以精湛技术,征服了高傲的俄罗斯工程师,两人结下深厚的情谊,经常一起畅饮伏特加酒,这位工程师按照当地最尊贵的礼遇,送他一顶绿帽子,与他合影留念。他还特意把绿帽子摆在办公室,同事们看到后都忍俊不禁,大笑。

  厦工机械遍布全球,产品到了哪里,盖工的足迹就跟到哪里,他的美名就传到哪里。有一次,我和盖工在巴西出差,正在走访客户时,盖工接到中东客户的电话:“我这台装载机的变速箱老是出故障,修了几次,没用多久又不行了,你快过来帮助解决一下。”盖工说:“我人在巴西,你把机子重新启动一下,把手机放到变速箱旁边,我听听声音。”他找个僻静地方,皱着眉头,专心听着,过了一会儿说:“液压管有问题,你把油管拆掉检查一下,可能被杂质堵住了。”不久,客户又来电话说:“盖工,您真神,是油管堵住了,了,您放心”。巴西客户问我:“盖工在干什么?”我说盖工在听声音断故障,巴西客户很吃惊,半天才说:“真不敢相信还有这样的。”我说:“这有什么,他还能闭着眼睛拆装机器呢!”

  盖工对设备故障有的本领,无论什么问题,都能妙手回春。迪拜地铁施工现场日夜灯火通明,施工方购买我们一台侧卸装载机,承担在隧道内装卸土方的独特任务。吊运时,钢丝绳突然断了,装载机摔得面目全非。设备工程师判定机子报废。重新采购最快也得1个月,工期在即,延误将受到数百万美金的罚款。客户指名请盖工去帮助解决,肯定地说:“就是一堆废铁,他都有办法让它动起来。”盖工果然没有让客户失望,到现场后,仔细检查,胸有成竹地说:“这台机器能够修复,但是外观就不那么好看了。”于是,他利用废铁件,制作支架,对受损部件逐个维修,一周内将机器复原,在场的技术人员都感到不可思议。

  客户服务不仅靠专业技术,更需要职业操守。业内,盖工德艺双馨,谁请到他,就是谁的福份。阿布扎比有一个工地,装载机来自世界各地。盖工在那里听到一件怪事:工地边上有一个大水池,是用来清洗铲斗的,久而久之,积满了泥沙。装载机每次进入水池清淤,过几天都会发生故障。请了几个外籍工程师也查不出原因,说这池中有水怪,再也不敢招惹它。盖工不信邪,决定查个究竟。水面漂浮着褐色油污,气味刺鼻。盖工视而不见,走进水池,示意司机启动机器,将铲斗降到最低,指挥装载机慢慢驶入水中,他一边后退,一边观察,不知不觉水位没到腰上。返回岸边,他抖着身上的水,告诉大家:“清淤时,污水由透气孔渗入齿轮壳内部,短时不会发生故障,运行久了,将导致前桥瘫痪。”他找来一根管子,套在透气孔上,问题就解决了,外国工程师竖起了大拇指。盖工开玩笑说:“给机器加装了呼吸管,水怪就不会再兴风作浪了。”

  近年来,中国重型装备打入国际市场,在质量上颇受质疑,连非洲国家的用户都有。其实,我们的产品并不比别人差,在价格上还实惠。盖工对此非常窝火,说一定要让老外。有一个用户投诉说:“买过你们一台平地机,齿轮经常发生断裂,看来你们的机器不适合在非洲使用。”盖工要求用户现场操作看看。司机进入驾驶室,启动机器,正要转动刮刀板时,盖工喊着:“停下,停下”。他问:“平时都这么开的?”司机满脸疑惑地回答:“是啊”。盖工接过杆,演示给客户看:“一定要将刮刀板升起,才能转动,错误操作,久了齿轮肯定会断裂。”客户才不好意思地说:“哦,对不起”。盖工严肃地说:“不懂不要乱说话,我们的设备,南极都开上去了,走遍全世界都不会有问题。”之后,盖工每到一个地方,都给客户耐心操作规范、机械原理和保养常识。通过培训,非洲客户更加了解中国制造,逐渐信赖厦工产品。

  对国外经销商和用户进行技术培训,说来简单,其实挺费事。盖工做培训,有很多怪招。在沟通困难的情况下,他更多使用肢体语言和实物演示,生动形象,令人叫绝。有一次,盖工在课堂上变矩器离心力原理,使用很多专业术语,满脸茫然,盖工对我说:“没事儿,你去取瓶水,拿雨伞过来。”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知他要变什么花样。盖工将雨伞撑开,吩咐我把水倒在雨伞上,开始不停地转动,转速越来越快,水珠越溅越远,使人顿时理解了变矩器的工作原理。培训结束后,经销商说:“我不懂机械技术,听了也明白,他授课简直就是一门艺术。”不久,盖工突发奇想,说:“搞个动画,让机器部件自己动起来,老外更容易看明白。”于是,牵头建立3D项目组,与烟台一家IT公司合作开发培训动画。这时,盖工已年过半百,还兴致勃勃地学习3D动画制作。烟台公司项目负责人张恒振,是个小伙子,精通3D技术,盖工对张恒振说:“小张,我拜你为师吧!”张恒振说:“不敢不敢,您是我的偶像,还想拜您为师呢,我们互相学习。”就这样,你教我动画设计,我教你机械原理,两人成了忘年之交。当盖工制作的3D动画完成时,让大家都来观摩,他指着电脑说:“快看,快看,动起来了”。高兴地像个孩子。盖工的为人和好学,深深了张恒振。得知盖工生病的消息,张恒振放下电话,就坐着动车从烟台到厦门,脏兮兮的衣服来不及换,赶到医院,以泪洗面。他说:“你们都走,我一个人照顾他就行了”。被盖工再三时,久久不愿离去。

  去年5月,我接到一个电话,是印度经销商打来的,他们一台装载机出现故障,查不出原因,请求盖工出马帮助。我心里像堵了块石头,哽咽地说:“盖老师已经离开了我们,我们一定想办法帮你解决问题。”盖工的名字已经在客户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他们一有技术上的困难,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位中国的“技神”。

  现在,盖工已经听不到他们的。我想,他的在天之灵,一定可以听到机器的轰鸣声。

  谢谢大家!

  盖军衔同志先进事迹报告稿之五

  温暖一生的记忆

  盖军衔妻子 王嫣明

  各位领导、同志们:大家好!

  我和军衔一起走过了32个年头。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普通工人,是整天忙碌而心心相映的好丈夫,是四处奔波而情系家庭的顶梁柱。

  我和军衔都是厦工的员工。当年师傅给我介绍对象,说是一个踏踏实实的小伙子,做钳工的。印象中好像有这么一个人,经常到金工车间磨钻头,大家都下班了,就他一个人还在那里忙碌着。相处了一段时间,觉得他很有上进心,吃苦耐劳,就是有点不懂人情世故。那年我过生日,请他来家里吃饭,他问我:“要买什么礼物吗?”当时我们还没确定关系,就说不用了。结果他到我家的时候,还真是两手空空。他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但为人真诚,勤奋好学,就这一点征服了我。

  军衔一生热爱钳工,喜欢摆弄那些设备,如痴如醉,无怨无悔。工作之余,在车间比在家里的时间多,跟机器在一起比跟我在一起的时间多。他做事很投入,生活却简单。我煮什么他就吃什么,从来没有挑剔过。我出差时,他一个人在家吃泡面,还经常买方便面带到办公室。我很奇怪,单位不是有食堂吗?他说一忙起来,过了吃饭时间,买不到饭了。不止一个同事碰到我说起,跟你家老盖一起干活,他不去吃饭,我们也不好意思走。我只好歉意地说,他呀一做起事来,什么都顾不上。难得有一次他给儿子煮面条,打电话来问我:“盐放在哪里?”我既好气又好笑。穿衣也不讲究,永远都是拿最的那件。我也不给他买贵的衣服,因为穿得再好,他照样钻到车底下干活,衣服上经常东一块油污西一块泥巴。刚结婚那些年,我埋怨过,慢慢就理解了,习惯了。我知道,一个人的精力和时间有限,大部分给了工作,留给家里的就不会太多了。只要心里有这个家,就够了。

  军衔常年出差在外,我们聚少离多,而在家里,他又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学习上。他20岁进厦工当学徒时,只念过小学。成家之前,他对我说:“没文化,做事太吃力,看技术书,很多东西理解不了,想再去上学。”我说:“你能读得进去,我支持你”。没想到,他学习起来一发不可收,这一支持,支持了几十年。他的学习不全为了文凭和职称,更多的是专业需要。从25岁上业余中学开始到大学毕业,他白天上班,晚上读书,花了十年时间。大学毕业第二年,又报名参加了机电一体化自学考试,只选择液压传动等课程。2000年,他做市场服务,出国多了,开始学英语。把书本后面的题和测试卷,全部复印出来,然后连题目带答案死记硬背。考试前,他把习题做成一个个纸签,插在一个大口杯里,抽一题答一题,还会时不时对着我讲几句洋文。就在两年前,他从上看到一个英语培训班,兴冲冲跑去报名,我说:“那是小朋友班,你忘了自己几岁了?”他一点都不在意,笑着说:“有机会多学点,总是好的。”

  军衔一生最放不下的还有南极。他第一次南极回来后,经常念叨那些与共的队友,我没见过他们,但每个人的名字都很熟悉。1997年,他第二次去南极,中间两天考察队与失去联系,我当时是晚上十点多从电视上看到消息,整个人都懵了。那么的地方,会有什么后果,心里比谁都清楚。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做不了事,只能等着熬着。后来考察队和恢复了联系,播放了他们每人一小段。前面的人都跟亲人问好。他出来第一句话就是:“工友们,大家好!”到最后都没提到家人,我既高兴又委屈。可他就是这样,对家人的关爱总是埋在心底。

  1998年4月他刚从南极回来,极地办又邀请他10月参加南极考察。我平时什么都支持他,这次反对,想到失去联系的日子,心有余悸啊。在我的下,军衔这次没有去,但我知道,他的心已经跟着队友们走了。他每天都要看南极的新闻报道,没事会翻看以前南极拍的照片。2004年,南极考察队队长和夫人专程来厦门,邀请军衔参加第21次南极考察。他跟我商量:“那里需要我,大家信任我,就让我再去一次吧,人生难得有这样报效祖国的机会。”那年他已经50岁了,从身体和年龄来说,确实机会不多。我知道,这次是拦不住了,就成全他吧。去南极有份状,要家属签名,其中有万一发生意外,遗体如何处理的条款。前两次去南极,他都不敢拿到家里让我签。这次也不例外,他急匆匆地来到我的办公室,把文件按在桌上说:“你签个名,快点儿,我还有别的事。”他是怕我认真看了。

  军衔对厦工有难以理解的感情。他以厂为家,为厦工感到自豪。南极长城站边上有个岛屿,叫“鼓浪屿”, 他第一次到长城站,在冰天雪地上平整了一条道。大家说,这条就叫“厦工大道”吧,他真的订了个木头牌子,立在旁。回来后,跟我说,南极风雪那么大,那个牌迟早会没了。于是,他向公司申请做个正式标,几次到石材厂选材料、搞设计,把那块牌托付给队友,带到南极替换。

  这么多年来,我们互相理解,彼此眷恋。他不善于表达感情,没有甜言蜜语,但我深深体会到,他在乎我,爱这个家。家里新房装修到一半,军衔被召集去天山集训。他知道我对装修不在行,就每天打来电话,那里信号特别不好,有时刚接通就断了,就到处找有信号的地方。他看起来大大咧咧,却会在点点滴滴的事情上留心。每次出门,只要有时间,他都会给我和家人带礼物。有一次带回了一块擦头发的干发巾。我一看就说:“这种发巾我买过,不好用。”他说:“这块不一样,你用用就知道了。”没想到,还真的吸水效果特别好。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还研究过我用的干发巾。

  军衔生病前跟我说,等闲下来,把从各地买回来的纪念品整理整理。现在,它们都还摆在那里,我舍不得动,每一样东西,都能让我看到他风尘仆仆回家的样子。

  军衔生病时安慰我:“没关系,哪天我真走了,你就当我出一次长差。”中,他真的又出了一趟差,我还在等待着他回家。

  军衔走了,我知道,他最割舍不下的,是厦工和工作。不久前,技能大师工作室挂牌时,我替他去看了,全是按照他当时的想法布置的,拍了很多照片。我相信,他看到这些照片,一定会感到很欣慰。

  谢谢大家!

  盖军衔同志先进事迹报告稿之六

  为中国工人骄傲

  厦门电视集团记者 许晓露

  各位领导、同志们:大家好!

  我是一名记者,很早以前就听过盖军衔这个名字,第一次看到他,是在电视上,那是我国考察队首次登顶南极冰盖,他坐在《新闻直播间》里,接受采访。我才知道,他还是南极英雄。后来,我很惊讶地发现,在厦门只要涉及工程机械领域的采访,都会有人提起盖军衔,随之出现的还有一长串外号:“盖神仙”、“及时雨”、“活字典”,所有一切都来自人们对他高超技艺的赞誉。慢慢的,在我心里刻画出一个“技神”的形象,对他充满好奇。

  有一次,我到厦工采访,想顺道见见盖军衔。走进车间,有人指着一台装载机说:“盖工在车下”。他从车底爬出来,身上满是油污,看起来有些邋遢。我不敢相信,他就是那位中华技能大师?就是备受的南极英雄?我不禁多看了几眼,肃然起敬。一个功成名就的人,还能像普通修理工一样扎根一线,摸爬滚打。这种实诚与勤勉、淡然与,正是一代技能大师的根本,是中国工人的风骨。

  于是,我开始关注盖军衔,有意识地接触他身边的人,收集他的事迹,探究他的世界。我发现,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中国工人昂扬向上、勇于创新的时代特征,充分展示了中国工人自强不息、追求卓越的价值取向。

  盖军衔天性好强,身上有股拼命不服输的劲头,对技术的追求,很少有人像他那样。他一生喜欢钻研设备技术,喜欢把平时更换的旧部件,拆了装、装了拆,练就一身闭着眼睛拆装机器、听着声音诊断故障的本领。盖军衔的同事说了一件事:当时,有一台设备的进口配件坏了,根本找不到这个配件的相关资料。为了弄清配件的内部原理,盖军衔打电话向人请教,一打就是两个小时。这位同事说:“即使是机械专业的博士也不愿研究这种东西,只有老盖会去反复琢磨。”盖军衔从学徒工成长为技术精英,决不是偶然,是他追求、刻苦钻研的结果,有了这种锲而不舍、追根究底的,就能破解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挑战一个又一个技术高峰。

  作为机械技艺的领军人物,盖军衔的成功还在那敢于较真、原则的性格。多年来,他一直在专业技术上自己的原则,这个底线任谁都不能碰。他性格直率,只要是技术上的疙瘩,都会跟人辩个一清二楚。有一次,厦工采购了一台外国机器,运行中频频出现故障,很多技术人员对此束手无策。同事请来盖军衔,他研究说明书后,这里听听,那里看看,不知道把机子摸了多少遍,找到了问题所在。他肯定地说:“控制阀油道存在设计缺陷,需要优化”。大家半信半疑,一个技术工人,竟敢叫板外国知名厂家的设计?在场的领导也不相信盖军衔的判断。盖军衔请求召开研讨会,用充分的论据和试验数据,,让大家心服口服。后来,连外国专家都他的胆识。

  不管是界各地做售后服务,还是在南极考察,盖军衔所到之处,都赢得了人们的喝彩,得到人们的尊重,他以傲人的风采,让中国工人在国际舞台上扬眉吐气。

  1995年,盖军衔第一次去南极,队友就对他的技术赞不绝口。离长城站不远的乌拉圭考察站,听闻中国来了个神奇的技术工人,就请盖军衔去给他们修一修车子,他没有,在酷寒下了几辆不知道哪里出产的运输车。辞行的时候,乌拉圭考察站极力挽留,非要请他吃饺子,那是乌拉圭队员从长城站学来的厨艺,是招待中国客人的最高礼节。他们用这种方式,表达对中国工人的。1997年,中国南极冰盖队派遣他先期前往中山站,检修站上“伤痕累累”的雪地车。到了南极,他发现这些车辆都来自,时间久了,车辆都快散架了,技术资料全是德文。他对照字典和图纸,凭着对机械原理的了解,花了一个月时间,赶在考察队到达之前,把动不了的雪地车,还把所有车辆都检修了一遍,盖军衔的名字在考察队中传开了。他以敬业和高超技艺,把“中国工人”四个字镌刻在南极冰天雪地上。

  外国人对盖军衔的赞扬,不仅是他过硬的技艺,还有那独辟蹊径的思维。1990年,国家机械部引进美国卡特装载机制造技术,要求在年底前完成样机试制,让美国专家验收。盖军衔承担了整机装配任务,当提交样机时,却意外出现了调试故障。就在“中国制造”将被判定“不通过”的关键时刻,盖军衔大胆提出“故障另有原因”的看法。他对配套引进的进口零部件进行仔细检查,终于发现:进口部件轴向定位失效,造成现象。美国专家听了,不得不对他竖起大拇指,试制样机顺利通过了美国卡特公司的验收。如今,市场经济迅猛发展,我国机械产品已经大量进入国际市场,盖军衔凭着技术敏锐和自信,推动中国制造世界,书写了中国工人的荣光。

  盖军衔在他的生命旅程中,从学徒工开始,勤勉奋进,爱拼敢赢,创造了令人刮目相看的业绩。由此,我一直在思考,是什么样的力量推动他无怨无悔地攀登技术高峰?是什么样的支撑他勇敢面对南极的和?我采访了他父亲,有了更深刻的。盖军衔的父亲是老,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戎马一生,是战场上的英雄,为国家做出突出贡献。盖军衔从小父亲,在父亲潜移默化影响下,把祖国放在心中,把责任扛在肩上。他每次载誉归来,父亲为儿子感到自豪,也总是语重心长地提醒他:“国家培养你不容易,有点成绩不要骄傲”。盖军衔牢记父亲的,心怀家国天下,把钳工岗位作为实现职业理想、体现人生价值的平台,这就是他奋力拼博、不懈前行的力量源泉。盖军衔三次出征南极,他认为,作为工人,难得有这样报效祖国的机会。正是对国家的深刻,他把人民托付化为自身的责任,坦然面对,把工作做到极致,成就了一名普通工人的传奇。

  盖军衔的事迹告诉我们:一个人,无论从事什么职业,只要拥有一种奉献事业的拼博,一股知难而进的工作韧劲,一份精益求精的追求,人生就有出彩的机会。

  谢谢大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电脑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