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电脑维修 > 演员梁音辞世众人惜别“老排长

演员梁音辞世众人惜别“老排长

发布时间:02-03 16:28点击:

  2014年8月,梁音在南京签售活动现场。图/CFP

  新京报讯 (记者凌晨实习生戚望)老一辈的青春偶像走了。昨日11时,长影著名演员、国家一级演员、表演艺术家梁音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殡仪馆兰厅举行。厅外挂着黑底白字的挽联:惜别冰山来客杨排长,难忘我们村里曹茂林,是“永远的梁音”。1月26日凌晨4时许,梁音在辞世,享年89岁。

  现场歌声“怀念战友”

  “亲爱的战友,我再不能见到你雄伟的身影,和蔼的脸庞,亲爱的战友,你也再不能听我弹琴听我歌唱……”告别仪式的现场,回荡着《怀念战友》的歌声,梁音的遗体安然静卧在花丛中,周围摆放着的花圈、挽联。其中,有不少现任或已经退休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送来花圈,也有中央宣传部、国家新闻出版电影电视总局等单位花圈,表达哀悼。

  昨日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有国家新闻出版、长影集团的相关领导,以及长影制片厂、八一制片厂的演员、导演等,参加送别的人士向梁音同志遗像默哀三分钟后,再向遗体三鞠躬,做最后送别。梁音的夫人余湖在女儿搀扶下默默垂泪,向每一位前来吊唁的人握手致谢。

  众多圈中人前来吊唁

  《冰山上的来客》影片中特效摄影师刘春海的女儿刘茉送别梁音后,难掩悲痛,她流着泪说:“失去梁老师很突然,让人一时难以接受。”梁音的老伴余湖透露,1月24日梁音因肺部感染住院治疗,状态不错,说话也很清楚。

  逝世前,梁音曾跟老伴说“我太累了”。1月26日凌晨4时许,梁音在睡梦中因心率衰竭与世长辞。

  余湖唯一感觉安慰的是医生说梁音走得没有痛苦,也很安详。逝世前,梁音曾告诉余湖,春节想早点出院回家过年,置办一点年货。对于梁音的辞世,余湖含泪长叹:“就当他去旅游了,只是这次,他不能回来。”

  演员刘之冰一袭军装来到告别仪式现场,为昔日送行。现任八一厂演员剧团团长刘之冰,与梁音是三十余载忘年之交。谈及梁音,刘之冰难掩悲痛,“我在荧屏上的第一任父亲便是梁音老师。他为人幽默善良,总能带给周围的人快乐与笑声。”他回忆,青年时期他和梁音拍戏演父子,习惯早起的梁音每天都会为他打好早餐,真像父亲一样细心。“如果他还能听得到,我最想告诉梁音老师的就是,我想像他一样。”

  【履历】

  1945年 进入铁局铁剧团,后合并东北文工团。

  1948年12月 随东北文工一团集体调入东北电影制片厂,成了一名电影演员。

  1958年 在新中国成立十周年18部献礼片之一的《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中扮演绰号“七十三行”的青年农民曹茂林。

  1963年 凭借《冰山上的来客》中的边防军杨排长一角获得长影“小百花”优秀演员。

  2005年 在纪念中国电影诞辰100周年活动中,荣获“国家突出贡献电影艺术家”称号。

  【寄语】

  梁音老师,一走好!——崔永元

  他一定是去找阿米尔了。他的经典台词“阿米尔,冲!”永远留在观众耳边。愿梁音先生一走好,在天堂再塑新的艺术形象。——六小龄童

  老一辈的表演艺术家又少了一个,他们每一次离去,我们都会唏嘘,是因为我们心里都他们对事业的和全心的奉献。——迟志强

  为中国电影事业踏踏实实、不沽名钓誉、不靠炒作成名而奋斗一生的表演艺术家,梁音先生是其中的一个,愿一走好。

  ——影迷熊熊万丈火

  (摘自新浪微博)

  “来客”已往 余音绕梁

  梁音原名“梁成秋”,后来由于喜欢箫和笛子,他就把名字改成了梁音,有余音绕梁之意。

  铁汉柔情的“冰山来客”杨排长、憨厚朴实的“七十三行”曹茂林、会吹拉弹唱,也擅长缝纫修理,这些元素共同勾画出一位60年代年轻人的青春偶像——梁音。

  从影60年 角色经典

  梁音1926年出生在市,是地地道道的东北人,小时候特别喜欢东北大鼓和二人转。20岁时,因为爱好文艺,他用竹竿、铜管做成横笛长箫,劳动之余和工友们一起吹吹唱唱。

  作为电影制片厂老一辈的电影演员,从影60多年来,梁音出演过多部优秀影视作品,并塑造了如《冰山上的来客》中“阿米尔,冲!”的杨排长、《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七十三行”的曹茂林、《三进山城》中的刘连长,还有根据鲁迅名著改编的《药》中的华老栓等银幕形象,广为人知。

  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冰山上的来客》中帅气的边防军杨排长,一句“阿米尔,冲!”鼓励男主角阿米尔去拥抱心爱的姑娘,让许多影迷心潮澎湃。

  吹拉弹唱 缝缝补补

  作为红极一时的表演艺术家,梁音收到过全国各地影迷的很多来信,信装了好几抽屉。他看不完,就让老伴帮他看。余湖说,一些向他表示好感和爱意的信件,他看过就搁置一旁,从没回过。但偏远地区驻守边疆的解放军战士和贫困山区孩子的来信,他看一封回一封。

  梁音曾说,从影多年来,自己最满意的角色是《我们村里的年轻人》中的曹茂林,这位绰号“七十三行”的农村青年心灵手巧,会多门手艺。而他的老伴和好友刘澍都说,他跟曹茂林性格相近,憨厚、踏实。

  有记者采访梁音,写他是铁工人出身,他知道后给对方打电话,说要是写成铁工人就不能刊登,“我是农民出身,是农民的儿子”。

  梁音多才多艺,吹过笛,拉过二胡,弹过三弦。生活中的他节俭朴实,丝毫没有明星的架子。一块毛巾他要剪成好几块用,东西坏了舍不得扔,修修补补接着用。他把没用的布料收集拼接起来,再用针线缝上,制成大大小小、方方正正的座垫、褥子、桌布。余湖说,梁音出远门都会带上自己缝的垫子,因为喜欢玩麻将,麻将桌垫都是他亲手缝制,边也由他绞线,针脚整整齐齐。

  此外,他还擅长修物件。余湖回忆,朋友家暖气片坏了,一个电话打来他就能去修;自行车要是出了毛病,他也能。梁音曾跟老伴打趣道,不如摆个摊专修自行车,也是门挣钱的手艺,余湖乐了半天。

  风趣不减 风度翩翩

  梁音第一任妻子杜凤霞因脑溢血突发去世,三年后,余湖在梁音女儿的撮合下与他成婚,两人相守相伴13年。

  余湖说,自己年轻时是梁音的粉丝,二人于20年前结缘。当时梁音来拍戏,余湖与其他影迷一起捧着鲜花去车站迎他。余湖记得,梁音很随和,没有一点架子,他说自己从事的不过是露脸的工作,大家才认识他,他还说拍戏很辛苦,尤其哭戏不好演,逗得大家笑声连连。临别时,他跟余湖轻轻握了一下手,绅士风度令余湖印象颇深。

  梁音爱模仿,喜欢观察别人的动作、表情和神态,从小孩到老人都是他学习的资料。有一次他弯腰弓着背,颤颤巍巍地学老太太怎么开门,怎么走道儿,学了之后问余湖:“你觉得我像老太太不?”梁音还会模仿老伴,神态动作都能学得惟妙惟肖。

  梁音肺不好,有一阵子他夜里咳得厉害,怕吵醒身边的老伴,他就跟余湖分房睡。晚上起夜时,他总静悄悄地去看余湖,如果被发现了,他就会笑嘻嘻地说,“怕你被子没盖好,我过来瞧瞧。”

  日常生活里,梁音对余湖很依赖,半晌没见着,他就一声声地唤余湖的名字,问她上哪儿去了。两人曾将各自年轻时的照片用电脑技术合成为一张,浓眉大眼的梁音英俊潇洒,扎着麻花辫的余湖笑语盈盈。照片洗出来后,梁音开心地跟余湖说:“你看,咱俩多有夫妻相。”

  新京报记者 凌晨

  习三农三字经李克强会见梁振英互联网“新常态”津粤闽自贸区孙鸿志被查油价迎年内最大降幅外逃自首“房叔”获刑20年12306禁行程冲突票运钞车掉落现金新电改方案王思聪炮轰一步之遥光大证券内幕交易李克强谈中希关系唐良智任成都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电脑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