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电脑维修 > 厚街电脑维修店火灾重伤学生仍未脱离期

厚街电脑维修店火灾重伤学生仍未脱离期

发布时间:02-03 15:16点击:

     母亲由几个人搀扶着来到警戒线旁,随即瘫软在地。南都记者 陈奕启 摄 

  热闻快读:前日凌晨2点50分左右,厚街珊美社区珊美大道北78号熊猫电脑维修店突然发生火灾,造成4死2伤,其中4名死者和一名伤者是高埗智通职业技术学校11级计算机系的学生(南都昨日报道)。记者昨日获悉,4名死者的家属已经赶到厚街。当地成立4个工作组对接每位死者家属。厚街镇从昨日起开始对“三小”场所开展消防大检查,由厚街镇镇委钱超带队。

  死者家属赶到东莞

  昨日上午,南都记者再度来到事发现场。此前设置在着火出租房各个出入口的警戒线已经撤除,仅保留对着火维修店的警戒线。警戒线里有几名治安员24小时守候着。外围有不少围观者,得知4人在火灾中丧生,他们唏嘘不已。

  据附近的店主说,前日下午,陆续有死伤者家属赶到现场,“他们痛苦不已,有的甚至瘫软在地,要别人扶着才能走”。这名店主说,截至目前,没见到店主王熊仔的家人来过,但曾带着店主到现场指认。

  对此,厚街相关负责人说,在这次火灾中,店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目前仍被警方控制,接受进一步的调查。该负责人昨日也确认,前日下午开始,两位死者家属陆续赶到厚街,昨日又有死者家属相继赶到,目前善后工作正在展开。

  钱超带队检查商铺

  厚街镇当地一名接待死者家属的负责人说,目前当地已成立四个工作组,每个工作组对接一个死者的家属,“这个工作组包括综治办、、、村委会等单位的,与死者家属对接善后赔偿问题”。

  昨日上午,南都记者在火灾现场采访时留意到,厚街镇委钱超带着消防等部门工作人员来到珊美社区,对附近多家店铺进行消防检查。厚街镇相关负责人称,熊猫电脑店火灾发生后,出来“三小”场所的消防问题比较严重。为杜绝悲剧再度发生,昨日起全镇至12月底,全镇将针对“三小”场所开展拉网式消防大检查,还将印制10万份宣传资料,发放到全镇工厂、店铺。

  店主为省钱多招学徒工

  昨日,不少围观街坊对店主的将来表示担忧。一位自称与店主有过业务往来的男子说,店主王熊仔很年轻,原本也是业务员,因能吃苦耐劳才在三年前开了这家电脑维修店。为了省下员工工资,他基本上招的都是学徒工。

  该男子表示,电脑维修店的主营业务其实不是电脑维修,而是网络。“店主从一家网络通讯商那里承包了一个二级网络端,四处到出租房以及写字楼游说别人用他们的网络。拉到业务后,就安排业务员去安装以及。他再去拉其他的业务。”由于人缘比较好,附近好几栋公寓里的网络和系统都是熊猫电脑维修店负责安装。

  一名四川籍女子说,三天前,家里一台价值3000多元的平板电脑坏了,丈夫拿到熊猫电脑维修店维修,原本一天可以,但因为缺乏零件,就拖着没修,“平板电脑最终葬身火海,不知道能不能赔我”。

  电脑维修店副店长:

  想开店很拼搏 离家两年未归

  逝者:年龄:17岁籍贯:安徽阜阳

  南都记者昨日从家属处,除去3名死亡的中职生外,另外1名死者熊猫电脑维修店副店长真实姓名是。据了解,两年前15岁的初中毕业后,从安徽阜阳老家来到东莞,在熊猫电脑维修店做学徒,“当时年龄比较小,担心别人说他是童工,就改了名字”。

  聪明好学不到两年获提拔

  昨日上午10点50分左右,一辆黑色小车刚刚在着火警戒线外停下,车上下来的男女就嚎啕大哭起来。他们是的家人。六十来岁的爷爷刚一下车,未走到警戒线,就瘫软在地,在地上打起了滚。父亲立即上前抱住他,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嚎啕大哭。而的母亲则由几个人搀扶着勉强来到警戒线旁,但也是瘫软在地。他们几度被人扶起,几度又哭倒在地,让不少围观者感到心酸。

  据叔叔说,春阳父母早年就来到东莞打工,目前在厚街新塘一家五金厂上班。之前做了将近十年的留守儿童。从小就由爷爷奶奶带大,与爷爷感情最深。两年前,初中毕业后,就从安徽阜阳老家来到东莞,“农民出身,希望能够掌握一门技术,所以通过老乡,来到这家电脑维修店打工,从底层的学徒做起。”家属说,比较聪明好动,电脑维修技术学得很快。不到两年就获得老板青睐,被提拔为副店长。

  为节省费留在阁楼住

  父母租住的新塘,离熊猫电脑维修店相隔不太远。原本他可以与父母一起住,但为了节省费以及对正在实习的5名中职生进行管理,他就住在维修店阁楼上。在南城打工的堂哥说,野心很大,一直想着能早日学有所成,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电脑维修店。“所以他一直比较拼,出来两年都没回过老家,哪怕是春节,也一个人留在店里。”得知孙子去世,爷爷情绪影响最大。

  堂哥说,还有个正在读小学的弟弟,由奶奶照顾。得知儿子去世的,刘母一直处于虚脱状态,靠喝葡萄糖维持生命。采写:南都记者 何永华

  [伤者家属说法]

  “学校一直未派人看望”

  经过一天的治疗,火灾中受伤最轻的施健脸色比前日有明显好转。据厚街医院的医生说,施健身体表面的烧伤面积比较小,吸入的浓烟也不多,除了对呼吸道有点影响外并无大碍,只需住院观察十来天就可以康复出院。但重伤者蔡大兴的病情则不容乐观。“他的烧伤面积也是只有10%左右,但吸入的浓烟比较多,炙热的浓烟损伤他的肺部,对呼吸系统产生很大,所以他至今昏迷不醒,需要靠呼吸机才能维持。”医生表示,蔡大兴还未脱离期,如果七八天还未醒,则生还希望渺茫。

  “学费都是省吃俭用存下的”

  昨日上午,南都记者在厚街医院见到从茂名老家赶来的蔡大兴家人。父亲蔡秤生说,儿子今年17岁,是家中5个孩子的老幺,深得全家人宠爱。他们是地道的农民,没读过什么书,得知儿子要到高埗智通职业技术学校读计算机系,家人都比较支持。“一年仅学费就要3800元,加上吃饭的钱,每年开销都要五六千。”蔡大兴母亲说,这些钱都是他们省吃俭用存下来的,为的是让儿子早日学有所成。

  三个月前,在同学的引荐下,蔡大兴来到厚街熊猫电脑店实习。蔡秤生说,儿子到厚街实习的事,曾在电话中提过,但没说居住等问题。“他之前一直说,想表现好些,争取实习期过后转正,免得还要四处奔波找工作。我们鼓励他好好表现。”谁知一场突如其来的火灾将美好的愿望打破。

  “打班主任电话一直没人听”

  据蔡秤生说,11月20日中午12点多,儿子班主任万老师突然打电话来,叫他赶紧去厚街医院。“老师没说出什么事,只是叫我们去医院。”挂完电话后,蔡秤生半信半疑,他回拨过去,结果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他以为是没在意。下午3点多,厚街珊美社区的人打电话来才说发生了火灾。家人这才匆忙搭车从茂名赶来,到达东莞时已是次日凌晨。“我们到达后,拨打班主任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蔡秤生直斥高埗智通职业学校老师太不负责。昨日晚上,南都记者拨打5名死伤中职生班主任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另外一名伤者施健的家长也说,事发后一直未见学校派人到医院看望,“毕竟没毕业,还是学校的学生,也该关心一下”。

  事发后一直未见学校派人到医院看望,毕竟没毕业,还是学校的学生,也该关心一下。———伤者施健家长

  责任编辑:焦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电脑维修